新临沂网 首页 沂蒙人物 历史人物 查看内容

谦恭正义的司法专家于定国

2015-8-5 09:55| 发布者: 奔跑的蜗牛君| 查看: 525| 评论: 0

摘要: 跟随父亲学习刑典法侓,善于决断疑难案件,虽然身居高位,但为人谦恭好学,表现出很好的民主作风,西汉东海郯城籍的朝廷重臣于定国,以谦恭、正义、民主的人格魅力,受到皇帝的敬重,朝野的称赞,百姓的爱戴。身后被 ...
跟随父亲学习刑典法侓,善于决断疑难案件,虽然身居高位,但为人谦恭好学,表现出很好的民主作风,西汉东海郯城籍的朝廷重臣于定国,以谦恭、正义、民主的人格魅力,受到皇帝的敬重,朝野的称赞,百姓的爱戴。身后被追授为‘安侯’的尊贵称号,就象他的名字一样,实现了安邦定国的宏图大志。

于定国年少时,父亲在县、郡监狱做官。于公熟悉刑典,善于办案,以执法公正、决断公平而闻名。即便是犯法的人,也都对其公正的判决心悦诚服。近水楼台先得月,于定国常随父亲左右办案,耳濡目染,父亲的工作作风、处事原则在他心田扎下了根。既有理论的指导,又有实际的案例,老师教得诚心,学生学得认真。子承父业,于定国也做起了县、郡监狱官,又补为中央监狱的官员。和父亲不同的是,他的处理案件的卓越才能,受到了汉昭帝的器重,被调到京城,提升为侍御史、御史中丞,行政级别步步登高,汉宣帝即位后升为国家最高司法长官,18年后又升为御史大夫(副丞相),公元前53年成为一人之下、万人之上的丞相,封世袭爵位西平侯。

于定国任廷尉时,善于决断各种疑难案件,其“绝疑平法”的判断能力在当时影响极大。他执法公正,量刑得当。不管是当朝权贵、平民百姓还是鳏寡孤独,只要案子有疑问,他都一视同仁,十分慎重的处理,力争办成铁案,经得起各方的检验。他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量刑时主张宽平,不制造冤、假、错案的做法,得到了朝野上下一致的信任和称赞。于定国虽然身居高位,执掌生杀大权,但为人谦恭好学。不忘充电。任廷尉后,即使公务缠身,也要坚持拜师学《春秋》,常常以恭敬的弟子礼节手捧经史刻苦钻研。对有真才实学的人,不论高贵卑贱,就徒步向前行君子之礼。这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,是难能可贵的。汉元帝即位后,对于定国更是十分器重。在处理国家政务中,于定国表现了较好的民主作风,心胸坦荡,以和为贵,团结同志,和班子成员以大局为重,他和御史大夫陈万年共事8年,从来没有因工作问题红过脸,既为皇帝分担了了政务,又保持了国家的安定。后来贡禹做御史大夫,政见常常和他不一致。公元前43年,于定国感到自己年事已高,力不从心,主动要求辞职回归郯城。汉元帝赐驷马安车,黄金60斤而告老还乡。

于定国的父亲于公,社会地位虽然不高,也非常有名。他为孝妇昭雪冤案而广为流传的故事,就是很好的例证。东海有一女子,年轻时即守寡,唯一的儿子又夭折。她为了照顾婆婆不愿改嫁,被人们称为“孝妇”。婆婆对四邻说:“儿媳妇非常勤苦的照顾我,可怜她守寡儿子又死了,我老了,但她还这么年轻,今后的日子怎么过呀。”婆婆感到自己是多余的负担,妨碍了儿媳妇改嫁,为成全她就上吊死了。婆婆已出嫁的女儿诬告孝妇将她的母亲虐待致死,县衙不分青红皂白将孝妇抓去严刑拷打,孝妇受刑煎熬,含冤屈打成招。该案移至郡府,主审法官于公认为“孝妇奉养婆婆十余年,远近闻其孝名,由此推断,一定不是她逼死了婆婆。”审判长太守不采纳于公的主张,判决孝妇死刑立即执行。于公抱着案卷大哭,然后愤然辞职离去。太守冤杀了孝妇后,该郡范围内大旱3年。新太守上任后,于公主动找他为孝妇平反。于公说:“孝妇不应该死,完全是前任太守贪赃枉法,盲目断案制造的冤案。”新太守相信了于公的判断,为孝妇平反昭雪并杀头大牛亲自前往祭奠。元戏剧家王实甫、梁进之,为了讴歌于公和孝妇的精神,创作了《高公高门》的杂剧。著名剧作家关汉卿和梁进之是要好的朋友,便以东海孝妇为原型,结合当时的社会现实,创作出激动人心的著名悲剧《窦娥冤》。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