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临沂网 首页 沂蒙人物 历史人物 查看内容

荀子与兰陵文化

2017-8-25 00:00| 发布者: 新临沂网| 查看: 288| 评论: 0|原作者: 程保同

摘要: 荀子与兰陵文化   兰陵“多善为学”,这是兰陵文化的重要特点,汉人刘向在《孙卿书录》中说:“兰陵多善为学,盖以孙卿也。”荀子对兰陵文化的形成传承、发展繁荣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现基于此谈一下粗浅的认识 ...

荀子与兰陵文化

  兰陵“多善为学”,这是兰陵文化的重要特点,汉人刘向在《孙卿书录》中说:“兰陵多善为学,盖以孙卿也。”荀子对兰陵文化的形成传承、发展繁荣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。现基于此谈一下粗浅的认识,以求教于方家。

  荀子与兰陵文化的形成

  兰陵,地处鲁南苏北地区,是齐鲁吴楚文化的交融地带,使其文化具有兼容并蓄之特点。兰陵文化在春秋战国时期发展到了一个丰富并逐渐趋于成熟的阶段,它的形成得益于荀子学术思想的重大影响。

  兰陵地区离孔孟之乡的曲阜、邹县较近,受儒家思想的影响较大。荀子是战国末期儒学大师,是诸子百家的集大成者,在把孔子儒学思想推向前进的过程中,他一方面吸取了先秦诸家的思想精髓,另一方面继承曾子等兰陵籍儒家先贤的思想文化,还汇粹吸纳了齐鲁楚文化的精华。他创造性的继承和发展,使儒家思想体系具有了包容和涵盖诸子百家优秀思想精华的特色。

  在兰陵做官、主政、理民,最终定居兰陵讲学,著书立作,从而吸引了当时中国最杰出的一批才俊前来学习,韩非、李斯、陈器、毛亨、浮丘伯、张苍等都是荀子的学生,造就学术史上一时之盛,由此开创了兰陵文化的辉煌。清汪中云:“自七十子之徒即殁,汉诸儒未兴,中更战国暴秦之战,六艺之传赖以不绝者,荀卿也”(《荀卿子通论》)。这说明六艺之《春秋》、《诗经》等儒家经典都是通过荀子和他的弟子传下来的,这无疑对推动本地区的思想文化发展繁荣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  荀子与秦汉时期兰陵文化的繁荣

  荀子的到来,开启了秦汉之际以兰陵为中心的连绵百年而不衰的培育传播文化、激扬文明、治国安邦的人才教育基地,在兰陵乃至中国文化发展史上占有举足轻重的作用。荀子的弟子或再传弟子——李斯、韩非、浮丘伯、张苍、贾谊、萧望之、匡衡等人,他们秉承荀子学风,传授荀子的六经,使兰陵在两汉时期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经师群,如孟卿、孟喜、后苍、王良、褚大、疏广、疏受、萧望之、匡衡等,其后世亦攻读经学,籍此入仕为官,成为汉时著名的经学世家,在汉时学术界、政界颇有影响。正如东汉史学家班固云:“汉兴以来,鲁东海多至卿相。”

  两汉时期,兰陵籍人才群落出现了几大经学世家,如萧氏家族、王氏家族、缪氏家族、疏氏家族、匡氏家族等。这些世居家族,主要以儒学传家、发家并因之世代官宦的兰陵世家大族,对兰陵文化的发展、弘扬与提升,均做出了巨大贡献。

  荀子与古代兰陵教育的发展和人才的培养

  荀子是著名的教育家,在地方志中就有荀子在今兰陵一带到文峰书院、华岩精庐等地设帐授徒,使他优秀先进的教学思想得以广泛传播,为全国培养出诸如李斯、韩非等著名的政治家,也为兰陵本培养了不少人才,汉初兰陵一带涌现出一批名垂史册的文人、学者、卿相。

  西汉时期,兰陵私学秉承荀子遗风,达到相当发展程度。当时一些经学大师都自立“精舍”“精庐”举办私学,广收门徒,荀子学生中的后苍、疏广等成为著名的学者。王良在王莽改制时无心仕途,在兰陵以“小夏侯尚书”教授诸生千令人,名震京师。另有相当发展的私学,使许多人才在儒家思想熏陶下脱颖而出,经学世家的出现是突出的文化特征,他们的治学成就和文化传播,也助推了兰陵地区文化教育的大力发展。

  荀子“学不可已”的终身学习观、“积文学”人才观等,对兰陵历代学子形成好学、苦学、乐学的良好传统有直接关系。西汉匡衡凿壁偷光的故事成为中国学子们的楷模。魏晋南北朝时期,兰陵何氏、鲍氏、徐氏等兰陵文化家族,重视家学教育,主要原因是传承自荀子以来形成的劝学、多善为学的文化教育传统。刘勰在《文心雕龙·时序》中誉之:“稷下扇其清风,兰陵郁其茂俗。”

  兰陵地区以荀子思想文化为核心的儒学文脉,绵延相承,到清末民国初年,兰陵王氏等兰陵望族重视私学的传承,其溯源起于荀学。

  荀子的文学思想对后世兰陵文学创作的影响

  荀子有今传《荀子》32篇传世,也是很好的一部散文集著,后世学者将之分为散文、赋、辞等文体形式。

  在先秦诸子散文中,荀子以淳厚风格著称,其内容是“尊经”“明道”,对汉时兰陵籍经学家著述创作影响至深。唐代兰陵籍文学家萧颖士所倡导古文运动中的“文”“道”合一主张,也是和荀子的文学思想一脉相承的。

  荀子的《赋》篇是我国文学史上第一部以赋名篇的文学作品,既开创了文人大赋的先河,也开创了民间说唱文学的先河。

  荀子高超的文学创作艺术被后世涌现出的兰陵籍文学家所采纳运用。“兰陵笑笑生”的《金瓶梅》问世以来,作者归属虽众说纷纭,但作者自称兰陵,对此,金学研究会会长、复旦大学知名教授黄霖说笑笑生是荀子最好的一个后学,“在我看来,在中国历史上,将荀子的性恶说阐发得最深刻、最生动的,莫过于《金瓶梅》”。

  兰陵历史文化名人,擅长治学,工于诗词,以至兰陵文学史上文人骚客们长期引领着中国诗文的创作形式,掌握着中国诗文发展的话语权,从萧统的“永明体”到徐陵的“宫体诗”,从骈文到古文,兰陵人都作出了自己的贡献,从渊源看,与学习借鉴《荀子》文学艺术是分不开的。

  荀子还是弹唱文学的鼻祖。荀子的《成相篇》,就是以三七加四七句式,写出的具有弹弦节奏特点的弹唱文学作品,对兰陵历史上民间渔鼓、民歌、戏剧的创作有一定的影响。

  以荀子文化为核心的兰陵文化,影响塑造了兰陵人的精神和气度。兰陵民风淳朴,荀子的到来,又使兰陵淳朴的民风中融入浓重的人文情怀。荀子的思想,融合了齐鲁楚等诸家思想文化,实际影响了兰陵文化的包容博大的特征,涵养了兰陵人的精神特质。作为儒学大师的荀子,在传承儒家学说方面,更具有经世致用的特点。作为深受兰陵文化影响的历代学子,对兰陵优秀文化传统,具有很强的文化认同和文化自觉性,通过传承内化为深层次的精神追求和行为准则,涵养着仁人君子之情怀和忠贞高尚之气节。

  淳朴豪放的民风、传统儒学的滋养、多样文化的碰撞,孕育形成了兰陵人“襟怀坦荡,敢爱敢恨,坚韧不拔,朴实仁厚,勤于奉献,勇于创新”的优秀性格。兰陵人王意和的诗句“菩萨心肠侠士胆,霸王魄力屈子愁”,展现了兰陵人的仁爱之心、风骨气节,是兰陵人性格的生动写照。

  荀子博大精深的思想学说,在兰陵历史文化发展史上,在漫长历史延续和传承过程中,已沉淀为兰陵弥足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,在新时期兰陵文化建设、经济社会发展、构建和谐社会等方面仍然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。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